网站首页
首页 > 公益人物 > 中外慈善家 > 陈光标坦言做慈善有压力
陈光标坦言做慈善有压力
时间:2011-12-19 21:02:00    来源:春晖行动发展中心


陈光标坦言做慈善有压力 曾考虑暂停慈善三五年

 

10月2日,有着“中国首善”称号的争议人物陈光标在三亚接受了人民网专访。陈光标向记者坦言,做慈善有压力,甚至考虑过三五年内不再做慈善。

头衔很多的争议人物,很爱看人民网

当记者与陈光标交换名片时,记者不由得为陈光标名片上众多的头衔感到吃惊。在小小的名片上,陈光标在其名字下印着他最为中意的两个头衔“中国首善”和“中国低碳环保第一人”.

在名片正面的右方,印着“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全国抗震救灾英雄模范、全国道德模范、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国最具号召力慈善家、中国大好人、全国十大优秀志愿者、中央电视台经济人物大奖”.

不仅如此,名片背面还印着“中国慈善总会副会长、中国红十字会常务理事长、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中国志愿服务基金会副会张、全国83个市县荣誉市民、51个市县高级经济顾问、全国183所大中小学校客座教授、名誉校长及校董等”.

交换名片后,陈光标注意到仍在逐字逐句端详名片的记者,他主动用一句“人民网,我很爱看的”来作为开场白打破一时的僵局。陈光标说他在人民网上注册了“人民微博”,并用“人民微博”对大陆企业家赴台慈善行、日本地震海啸救援、以及刚刚在贵州毕节举行的慈善演唱会进行了微博直播。

陈光标说:“我很自豪。人民网经常转载我写的文章,而且每次都是在首页的醒目位置。”说这话时,陈光标的表情是谦逊的,甚至是羞涩的。

面对陈光标,记者没有问他如何看待今年他所遭遇的公关危机。事实上,陈光标在今年连续遭遇南方某媒体的长篇质疑,也失去了连续三年蝉联的中国慈善排行榜首善称号。陈光标说:“以后我再也不参评中国慈善排行榜了”.

陈光标说,虽然遭遇了很多不理解和质疑,但是他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开始跟他一起做慈善。他很欣慰。

从“暴力慈善”开始转型,期待捐助模式的升级

陈光标向记者介绍起自己在贵州举行慈善演唱会的细节。

他说,他以前都是一对一的亲自把钱发到受助对象手里,从而令自己背负起“暴力慈善”的名声;他也曾在捐助钱,将钱堆起一堵人民币墙,也令公众对自己的行为有各种指责。陈光标表示,他自己也在反思这种捐助模式的利弊。而在贵州举行的慈善演唱会,就是他对以往捐助模式反思之后的新举措。

陈光标认为,以前捐助时只是面对面地发钱。这虽然能增加受助对象的货币收入,但是仍然杯水车薪、僧多粥少。受助对象在接受了货币捐助后,依然很难摆脱贫困的面貌。陈光标说,在演唱会上,他不再发钱,改为发猪、发羊、发农机具。目的是为了让受助对象在接受到这些生产资料后,可以通过生产来增加自己的收入。陈光标说:“一对公猪母猪现在值两千多元,受助对象领回家养上一年,就能卖两万多。”

陈光标说,他的捐助模式已经开始由增加受助对象的货币收入,升级为增加受助对象的生产性收入。陈光标用一个很形象的比喻来说明自己捐助模式的升级。给人一筐鱼,不如给人一个钓鱼竿,让他们自己钓鱼。这是中国古话,授人鱼,不如授人渔。

记者问陈光标,既然你已经考虑到增加受助对象的生产性收入,那有没有考虑到如何增加受助对象的资产性收入?陈光标听到记者的提问后,显得十分兴奋。他说在很早之前就他考虑过这个问题。他曾想通过增加受助对象资产性收入的方式来做慈善。

陈光标说他曾想选择一些企业,比如农业生产企业或者一些农产品加工企业,以替受助对象资金入股或实物入股的方式来做慈善。比如,以1000名受助对象的名义,向某个养猪场捐出一批种猪,这批种猪产生的经济效益再以股权分红的形式分配给这1000名受助对象。

陈光标认为,这种捐助方式不仅可以让捐助的财物增值,也可以让受助对象从中学习到生产和经营的知识。陈光标说,这就比如给了一个人一根钓鱼竿,但这个人依然不会钓鱼,那么就让这个人靠出租钓鱼竿来赚钱。陈光标认为,出租钓鱼竿的行为就是增加受助对象的资产性收入。

但是,陈光标认为愿意这样配合做慈善的企业很少。他甚至有些失望地对记者说,可能找到不这样的企业。记者只能安慰他,中国这么大,总会有这样的企业愿意配合你这种慈善模式的。

陈光标说,他曾考虑成立一个大学生创业基金,凡是从这个基金里获得创业资金的,必须承诺将一定比例的收入拿出来做慈善。陈光标认为,这不仅会培养出一批年轻的慈善家,也会改变现有一些企业家的经营思路。他们会将做慈善行为当成企业的常规行为,而不再是冲动性的慈善行为。

暂不考虑企业多元化发展,只专心做环保低碳产业

在采访过程中,不断有群众认出陈光标,或打招呼问好,或上前索要合影。陈光标也不断地点头致意,面对提出合影要求的,也一律微笑配合。记者打趣道,老百姓们都很喜欢你,都希望你赚更多的钱、做更多的慈善。

陈光标接过话题说道:“实际上我的企业利润率十分低,就百分之三、四个点。”陈光标坦言,虽然企业的利润率很低,他仍然会将公司一半以上的利润拿出来做慈善。

当记者询问他为什么不进入利润率更高的行业时,陈光标回答道:“不是没有考虑过企业多元化发展的问题,只是目前暂时不考虑企业的多元化发展。因为一旦摊子铺得太大,战线拉得太长,精力会顾不上。这几年我很大的精力都是放在慈善上面了”

陈光标认为,他的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集团的利润率虽然不高,但毕竟是一家致力于发展循环经济、绿色经济、可再生资源回收、加工和再利用的公司。他认为,这样的公司不仅符合低碳环保以及建设节约型社会的要求,也有着更好的社会效益。

记者问陈光标,有人质疑你通过做慈善来拉近你与政府的关系,从而为你的业务做公关,你如何评价?陈光标颇有些无奈地说:“事实上,我的企业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直接从政府手上拿过一个单子,基本上都是以转手业务为主。甚至有人散布谣言说我曾承接过涉及部队的业务,我可以在此澄清,绝无此事。”

当谈及为什么热衷于再生资源回收这个行业时,陈光标示意记者看他名片的背面。在陈光标的名片背面,记者看到名片上赫然印着这么几行字:“祖国唯一,人民之上。做地球家园的守护者。我爱我三个的母亲——亲生母亲、伟大祖国、美丽地球”.

陈光标动情地说:“环境资源非常宝贵,我们不能破坏。”

坦言做慈善有压力,曾考虑暂停慈善事业三五年

在采访过程中,陈光标突然问记者:“如果我暂停做慈善,停个三年五年的会怎么样?大家会怎么看我?”陈光标的突然发问,令记者感到愕然,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记者问道:“你怎么会想到暂停慈善事业?”陈光标回答:“来自家庭、父母,以及社会的压力太大了。”陈光标的回答令记者感到非常意外。

陈光标认为社会上有很多对自己质疑的声音,这让他感到疲惫。陈光标觉得自己的慈善行为不仅让自己承受了各种压力,也让自己的家庭和父母承受了不该承受的压力。陈光标问记者:“是不是我的慈善行为让很多人觉得没面子?是不是会让一些受助者的地方政府觉得很没面子?”

陈光标说,正是觉得自己的慈善行为过于直接,令受助者和当地政府觉得没面子,所以自己在台湾新竹进行慈善活动时,就听从了当地政府的意见,采取了当地政府代表接受捐助,再由工作人员逐一发放红包的形式。在贵州举行慈善演唱会时,他也是将捐赠的3000头猪羊和100余台农机具委托当地政府代为发放给困难群众。

虽然陈光标在一定程度上开始修正自己的“暴力慈善”行为,但谈及自己为了倡导低碳绿色出行而砸奔驰车的行为,他仍然觉得有话要说。陈光标说:“被砸的奔驰车是我花了20万从二手市场买来的。我把这20万捐出去,也改变不了太多人的命运。我把这20万的车砸了,可以让更多的人记住每年9月份有一个‘世界无车日".就为了这个效果,这奔驰车就砸得值。”

当记者再次询问陈光标是否真的会暂停慈善事业时,陈光标没有直接回答。他说:“我计划年内在海南做一次慈善,你帮我找一个养老院,我给老人们发红包,请老人们吃饭。”

当记者结束采访时,一位来自江苏的游客带着女儿来向陈光标问好。那位游客对女儿说:“这是我们的中国首善陈伯伯。叫陈伯伯好,长大后向陈伯伯学习。”面对小孩稚嫩的问好声,陈光标以他惯有的标志性微笑,点头回应着。(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