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蝴蝶公墓剧情介绍

舞蹈家尚小蝶,为五年前离开的恋人编排了一支《蝶舞》,大获成功。受国外文化基金邀请去布达佩斯选角编舞。  小蝶在所有舞者中最看好自卑的白露,白露告诉小蝶,想要借助蝴蝶公墓找到失踪的姐姐。  小蝶还发现, 详情

蝴蝶公墓

湖泊



《蝴蝶公墓》的结局是什么?详细一点!

她凌晨四点,蝴蝶公墓。 白霜仰头看着天上的新月,清辉如水掠过眉头。她回头看着美丽的尚小蝶。 她们的脚下是墓地。 凉风吹过墓碑,闪起鬼火荧荧,白霜拎着一把铁铲,挖开那座几乎裸露着的棺材。墓碑上刻着基里尔字母,下面的生卒年月是“1428~1476”。 “真要挖开它吗?” 小蝶恐惧地拉住了白霜的手,眼前的白衣女子冷冷地回答:“蝴蝶公墓真正的恶魔,就藏在我们脚底下,你不想破除魔咒拯救你的庄秋水吗?” 说完她已挖开了棺材板——月光射入深深的洞穴,尘埃如黑雾般扬起,随着烟雾散尽,只见棺木中躺着一个英俊的青年。 尚小蝶怔怔地看着下面的人,面色苍白宛如刚刚睡着,他是数万里外的王子,黑夜的统治者。 棺材中的青年突然睁开眼睛,射出两道锐利的目光,随即一跃跳出了坟墓。 他冲到旧医院的外墙边,还没等白霜和小蝶追近,竟壁虎似的爬上墙壁。他回头看了看底下,白色的脸在月光下略带忧郁,似乎不忍心对两个美丽的女子下手。然后,他钻进了二楼窗户。 “追上去!” 白霜和小蝶冲进门洞,从旁边的“女宿”跑上医院二楼,黑暗的走廊布满灰尘,周围响起骇人的风声。 突然,眼前出现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他正是这医院的院长卡申夫,拿着手术刀上下挥舞。情急之下,她们只得闪身躲进旁边房间。 这房里居然还睡着五六个女病人。一个俄国少女站在窗前,悄然回头说:“欢迎光临叶卡捷琳娜医院。” 小蝶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没想到“蝴蝶公墓”楼上还藏了那么多人。她走近一步,轻声问道:“你是谁?” “枊笆。”俄国少女有点混血儿的味道,用纯熟的中国话回答,“我已在这住了两年——你们的衣服真奇怪,还有发型?” 白霜也完全愣住了,她再看看眼前少女的装束,看看月光里这房间的摆设,忽然问:“今年是哪一年?” “1935年!” 小蝶抓起窗台上的一份台历:“没错!今年是1935年!” “靠,这小说写得又‘穿越’了!” 枊笆露出幽幽的目光:“今夜,他将复活。” “你说谁?” “吸血鬼。” 白霜不去理会这些了:“你能告诉我伊莲娜在哪里吗?” “跟我来。” 枊笆带着她们回到走廊,小心推开对面的房门,见到了惊若天人的伊莲娜。 尚小蝶揉揉自己眼睛,过去只在蝴蝶公墓的墓碑上见到过她,如今却见到了真正年轻美貌的她——本以为今夜见到的不过是一把枯骨。 伊莲娜穿着白色的睡裙,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房间里显得非常零乱,似乎有什么黑影从窗口闪过。枊笆走近伊莲娜,突然惊呼道:“你脖子怎么了?” 原来,她雪白的颈项处有一道暗红色的血痕。 “是吸血鬼干的!” 枊笆轻轻摇着伊莲娜,就像妹妹对姐姐说那样:“刚才是他吗?” 伊莲娜捂着脖子,退到窗边说:“别.......别告诉院长!” “你们的院长?卡申夫?他已经疯了!” 这时,门外响起声声惨叫,还有鲜血喷溅的声音。小蝶想起了七十年前的惨案,颤抖着说:“卡申夫开始杀人了。” 随着门外惨叫声的继续,白霜点了点头:“今晚,会有十八个病人被杀死!” “你怎么知道的?”枊笆低头想了想说,“住院的病人连我在内,总共只有十八个——我也会死吗?” 白霜默默地点头,立即把门锁了起来。与此同时,响起剧烈的敲门声。紧接着,敲门声变成斧头的撞击声,房门迅速裂开一个大洞,露出卡申夫凶恶的脸。他把手伸进门里,打开门锁冲了进来。 “你要干什么?” 十八岁的枊笆毫不畏惧,走到浑身鲜血的卡申夫跟前。没想到院长抬起左手,一把锋利的手术刀,深深刺入了她的心口。 枊笆捂着胸口后退几步,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她死了。 剩下三个女孩都退到了窗口。而卡申夫举起巨大的斧头,他要亲手把自己的养女,以及“穿越”而来的不速之客们,统统砍成肉酱。 斧子的光芒离她们越来越近,伊莲娜突然绝望地喊了一声:“救我!” 就在卡申夫高高举起斧子的同时,窗口飞进来一群蝴蝶——美女与骷髅的“鬼美人”! 尚小蝶惊呆了,这些七十年前的“鬼美人”们,听到伊莲娜的召唤,密密麻麻地飞进房间,凶猛地扑向卡申夫。 温顺的蝴蝶瞬间变成了恶魔,它们如野兽一样撕咬着卡申夫全身。这个杀人狂拼命挣扎都没用,很快就倒地不起,成为蝴蝶们的牺牲品。整个人面目全非,就像被红药水泡过的木乃伊。 他也死了。 完成任务的“鬼美人”回到伊莲娜身边,飞了一圈后又冲出窗户,消失在夜色中。 地上仍然躺着卡申夫和枊笆的尸体。 伊莲娜第一个冲出了房间,白霜和小蝶紧跟在后面。此刻,医院的走廊死一般寂静——事实上到处都是死人,所有的病人都被发狂的卡申夫杀死,地板上鲜血漂浮着木块,弥漫着死神的味道。 然而,伊莲娜并没有向楼下跑,而是爬上了一条往上的秘密楼道。白霜与小蝶也疑惑地跟了上去。 伊莲娜受到了严重惊吓,大喊着:“不,不要跟上来!” 但白霜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跟着她打开一道小门,才发现上面就是屋顶了! 她们来到叶卡捷琳娜医院的屋顶,伊莲娜如白色的幽灵向前爬去,白霜和小蝶也小心翼翼跟在后面。 月亮仿佛她们越来越近,四周弥漫着夏夜的白雾,往下望就是荒凉的俄国墓地,更远处流淌着田园中的苏州河。 屋顶的最高处,还坐着一个黑衣男子。 伊莲娜爬到那男子身边,紧紧依偎在他怀中。男子轻抚着她的头发,双目却直视着白霜和小蝶。 这锐利的目光偷窃了月亮的光华,如利剑穿透了两来自2006年的女子的心。 “吸血鬼!” 白霜冷冷地喊出来,片刻之前她还在下面的墓地里,见到了这位棺中长眠的男子。 是的,他的确是坟墓里的吸血鬼,也是伊莲娜的秘密情人。 自从被埋葬到这里,他每夜都会悄悄爬出坟墓,爬到医院的屋顶上,欣赏天上的月亮或星星。寂静时还会唱起故乡的山歌,那是少年想念美丽女子的歌谣,是哲学家爱慕蝴蝶的歌谣,是小说家与他笔下女子相爱的歌谣。 于是,这歌声俘虏了美丽的伊莲娜。 一开始只有通灵的少女枊笆能看到她。后来,伊莲娜也渐渐发现了他的踪迹。直到高贵和迷惘的气质,目光闪烁着几个世纪的忧伤,对故乡的思念和对爱情的渴望。他带着她爬上屋顶,坐在最高的地方拥抱月光,教她唱那些幽灵般的歌谣——没有人能够听到,她们都以为是病中的噩梦。 她爱上了这夜夜爬到屋顶上看月亮的吸血鬼。 虽然,伊莲娜已与中国富商的儿子订婚,但她的心仍属于这四百多年前就已死去的人。他们在屋顶上深情相拥,彼此亲吻,用牙齿互相交换对方的血液。 他们回忆起数千年前的传说,无论是“鬼美人”还是“吸血鬼”——其实都不过美丽的幽灵,都不容于这个上帝安排的世界。他们是人间的异种,也是神界的异端。虽然他们天性善良温和,却被人们认作恶魔而欲必除之而后快! 此刻,白霜和小蝶已靠近了他们。而破解“蝴蝶公墓”魔咒的惟一办法,就是消灭这个真正的祸端! 他无奈地仰天长啸,是夜数十里内的农家,都被这声恐怖的长啸惊醒。据说当晚余山天文台的记录里,月球曾因此颤抖了几秒钟。 “别伤害他!”伊莲娜回头大叫起来,她要保护自己心爱的人儿。 白霜咬着牙说:“只有消灭这个罪恶的源头,七十年后无辜的人们,才不会再遭遇不幸!” 月亮渐渐暗淡了,东方的天际亮起了鱼肚白,还有几十分钟天就要亮了。 吸血鬼淡淡地说:“你真的不放过我吗?” “绝不放过。” “好吧,那请你们不要伤害伊莲娜。” “不!”伊莲娜仍搂着他的肩膀,“我们不要分开。” “命运如此——” 突然,他一掌拍碎身下的瓦片,屋顶上露出一个大洞。接着他将伊莲娜推下去,掉到下面的屋子里——他将生的机会留给了所爱的女子。 现在,屋顶上只剩他和白霜、小蝶了。 白霜大声说:“你知道时间不多了!” “其实,我现在就可以逃走,但我厌倦了夜晚的生活——月亮我看得太多太多,而太阳却已四百年未曾目睹了!也许,我应该看一看太阳,然后归于尘土?” 他惆怅地说出这句话,坐在屋顶上面朝东方。天色越来越亮,由宝蓝色变成了淡青色,直到东方亮起一道微光。 太阳出来了。 吸血鬼英俊的脸变得异常恐怖,他用双手遮挡着自己的脸,晨曦如利剑射向他的身体。 阳光是这夜行动物最大的敌人。 但他又睁大了眼睛,勇敢地看着东方的太阳—— 于是,他的身体被阳光燃烧了起来,烈火将他烧成一团灰烬,最后从屋顶升上天空。 在吸血鬼被烧死前,尚小蝶看到他落下眼泪。 情人的眼泪。

猜你喜欢

  • HD

    危险警告

  • HD

    不义联盟

  • HD

    致命催眠2021

  • HD

    鬼影实录6

  • HD

    母亲/机器人

  • HD

    鬼同你住粤语

  • 超清

    门锁

  • HD

    毒液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