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首页 > 公益人物 > 中外慈善家 > 翟美卿:“我的慈善我做主”
翟美卿:“我的慈善我做主”
时间:2011-12-19 21:02:00    来源:春晖行动发展中心

 

—— 一个民营企业非公募基金会的成功样本纪实

\

  翟美卿向南明区大庆流动儿童学校的孩子捐书

  企业家自己出钱做慈善,自己运作慈善项目并具体实施,这种非公募基金的慈善事业运作方式在国际上是非常通行的做法——像大名鼎鼎的“比尔·盖茨基金”、“克林顿基金”——但在中国它还刚刚起步,在新兴的民营企业家和人民群众中的知晓率还并不高。

  近日,由香江集团出资5000万元设立的全国首家非公募基金会——“香江社会救助基金会”走进贵州,将5万册图书赠予贵州的乡村小学和农民工子女学校,建立了500个“香江爱心图书室”。他们带进贵州的不光是爱心和慈善,更重要的是一个有关于民营企业的社会责任、非公募基金的理念,一个有关于“我的慈善我做主”的成功样本。

  “当财富的增长只是一个数字时”

  “财富的增长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数字的变化,如果不把它用出来,就没有任何的意义。”在接受贵州媒体采访时,这个曾经一天挣五块钱挤着公交车去上班的女子说。而这句话和贵州著名慈善家兰勇先生曾经告诉记者的话出奇的相似。

  作为香江集团的总裁,翟美卿所经历的路程是目前中国大多数民营企业家都走过的路程:白手起家,风雨坎坷,充满了那个时代特有的商界传奇色彩。1985年,翟美卿投身家具商贸领域,用了十年的时间把“金海马集团”做成了家居流通的龙头企业。此后,香江集团涉足商贸地产、金融、资源能源等行业,企业越做越好,翟美卿也获得了“中国十大杰出女杰”、“全国三八红旗手”、“广东省青年五四奖章”等一系列头衔。

  在完成了前半生的财富积累后,这位商界传奇女子开始了另外一种财富的积累。从1995年开始,香江集团积极参与了希望工程和春蕾计划,资助贫困学生读书。1998年,翟美卿在全国妇联设立了总额1000万元人民币的“刘翟美卿专项基金”用于支持妇女儿童事业,她还捐资500万元设立“中山大学管理学院香江奖励基金”,赞助中大科研和贫困学生尤其是西部地区的贫困学生……香江集团广泛活跃在助学、扶贫、救灾、扶孤等一系列慈善事业上。根据香江集团提供的数据,到目前为止,香江集团共捐资4亿多元,捐建了200多所学校,资助了3万多名失学的青少年。

  慈善事业为翟美卿赢得了更广为人知的声誉。2002年她获得“中国儿童慈善家”称号,2004年获得首届中国消除贫困奖;2005福布斯中国慈善榜中,香江集团刘志强、翟美卿夫妇以6460万元捐款名列第二,同年又获得“中华慈善奖”和“中国妇女十年发展成就特别贡献奖”。

  翟美卿完成了一个民营企业家从财富积累到回报社会的完整过程,而这个过程也是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家所选择的道路。有媒体指责中国民营企业所捐善款占其资产总数的比例远远低于欧美国家和港澳地区的比例,翟美卿则一针见血地指出,那是因为欧美等国家和港澳地区的财富积累已经有半个多世纪的历程,企业家的财富已经传到了第三代甚至第四代,而中国从改革开放到现在不过是20多年的时间,民营企业家的财富积累仍然处于一个初始阶段,当他们的财富积累到一定阶段的时候,自然会有更多的民营企业家加入到回报社会的行列。

  翟美卿对此充满了信心。而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当中国白手起家的第一代民营企业家们从物质的狂欢中觉醒时,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民营资本进入慈善事业,成为促进中国社会和谐发展的重要力量。 

“把每一分钱用在刀刃上”

  2005年6月,国家民政部批号“001”的中国首个国家级非公募基金会成立,这在中国个人慈善捐赠刚刚起步的今天,被誉为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标志着中国社会私人捐赠制度化的开始。

  翟美卿的“香江社会救助基金会” 如愿以偿地“抢”到了第一的位置。而这也是10年前,她刚刚开始做慈善事业时的梦想。

  在这之前,中国的慈善机构大多是政府做“娘家”面向公众募集资金的公募基金会,比如中国青少年基金会,中国红十字会,慈善总会等等。最初,大部分民营企业家捐助的善款也大都直接拿给这些慈善机构,由他们具体操作实施慈善项目。

  但是当捐助的资金额度越来越大,不少白手起家、深知赚钱之难的民营企业家开始思考如何能够更好地使用善款,再加上中国红十字会“审计风波”,“希望工程”造假等事件对公募基金造成了一些负面的影响,越来越多行善的民营企业家开始尝试寻找一种新的慈善方式。

  翟美卿最初几年的捐赠,随意性比较大,常常解囊相助不问结果,甚至有时候连收据也没有,很快她就意识到这样缺乏系统性和有效管理的捐赠方式不可取,转而逐步走向规范化发展,在慈善机构中设立了“刘翟美卿专项基金”、“香江奖教奖学基金”、“中山大学教育奖励基金”等专款专用的基金,同时也萌生了成立私人慈善基金会的想法。

  从1995年开始,翟美卿就多次亲自或派人到国家有关部门咨询是否可以成立私人基金会,但是由于当时的国家政策还不支持,这个愿望一直未能实现。直到2004年2月4日,国务院第39次常务会议通过的《基金会管理条例》,允许私营企业设立非公募基金会。翟美卿立刻就让律师向民政部申请,成为第一个提交申请资料并获得批准的非公募基金,“香江社会救助基金会”编号001。

  翟美卿成为了那个吃螃蟹的人,这在中国新兴的民营企业家中显得有些另类。面对人们的置疑,翟美卿坦然地对媒体讲到:“有人说现在国家的捐赠奖励机制不完善,社会上还有仇富现象,但我不会去抱怨,因为你不去推动,他不去推动,这个社会就不能发展,关键还是要有一个过程。”

  如今,翟美卿的“香江社会救助基金”确立了“发扬人道主义精神,扶贫济困、发展社会公益事业”的宗旨,规划了自己的慈善项目,建立起了自己基金会的团队,还树立了投入10个亿做慈善事业的远景目标。翟美卿也不再仅仅扮演一个慈善事业中的捐助者的角色,而是成为了一个实施者,她和她的团队自己寻找合适的救助对象,亲自奔赴全国各地,深入山村田野进行项目的评估和调研,自己去实施慈善项目,力争最有效地使用善款,清楚地知道每一分钱都花在什么地方。

  “香江基金会”成立两年来,先后为湖南湘西、四川巴中、河南焦作、河南新县等地区的学校捐赠200多万元兴建教室校舍,为江西财经大学、北京景山教育基金等捐赠数百万元支持教育发展,在广东遭受台风灾情时,捐赠200多万元帮助灾民重建家园。 

    “杜绝想从善款里揩油的人”

  翟美卿是一个心很大的人,她不但要做中国私人基金会的“001”,她还想把自己的“香江社会救助基金会”做成“中国非公募基金会运作的典范”!

  那些只捐款而从来不去尝试具体实施慈善项目的人可能体会不到做慈善事业远远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管理一个基金会也许比管理一个公司还要更具有难度和挑战性——

  有人要捐款修建惠水的一条乡村公路,村里把原本240元一箱的炸药以500元一箱的价格标准报给资助人。

  深圳的志愿者捐助了五台电脑到毕节的一个村级小学,结果其中的三台被中心学校拿走了。

  宁波的热心人到雷山献爱心,本想去孝敬村里高龄和贫困的老人,后来才知道学校老师带他去都是老师的亲戚家,村里真正的高龄和贫困老人一个都没孝敬到。

  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所以不少做公益慈善事业的人发展成为了两个极端,要么他们不去太追究这些细节只是简单地表达内心的善意即可,要么他们变得毫无人情味,选择自己成为哪种行善者也许并不那么容易,如何在国内这种复杂的社会关系中做好慈善是刚刚起步的中国慈善事业亟待解决的问题。

  翟美卿面对记者的提问如此胸有成竹:“我要用科学规范的管理,用严格的制度,让那些想占便宜的人达不到他们的目的。”在“香江社会救助基金会”的网站上,记者看到了该基金会的捐赠项目流程图,每一个项目从填写捐赠项目申请书到基金会秘书处调查核实申请、列入待捐赠项目初步确定方案,再到理事会审批和组织实施,再到最后的跟踪监督,“香江社会救助基金会”已经初步建立起了一套完整的捐赠流程和人事管理制度。

  民营企业家出身的翟美卿,在成功地摸索出一套民营企业的管理经验后,同样尝试着将这套管理经验用于基金会的运作中,摸索出一套更适合慈善事业的管理方式,这也许是翟美卿在捐助慈善事业多少多少个亿之外,为中国慈善事业所做出的具有更加重要意义的贡献。

  2007年,“香江社会救助基金会”制定了三年发展战略计划——五个“1000”工程,包括建立1000个香江爱心图书室、资助1000个孤儿、帮助1000个贫困家庭、帮助和奖励1000个贫困学生、组织1000个义工。而这其中的三个1000工程的启动仪式都将在贵州举行,这也说明了“香江社会救助基金会”将会将他们的资助重点更多地转向包括贵州在内的西部贫困地区,继续兑现一个优秀民营企业“办好实业、回报社会”的庄严承诺。
 

<script>var para_count=1</script>